格拉奇科夫資料圖。
鮮紅的黨證封面(中文為後加)

黨證的扉頁(列寧頭像下寫著:“黨,我們時代的智慧、榮譽和良心”)
格拉奇科夫黨證的內頁(記錄了個人的基本情況和1973年黨費繳納的情況,中文為後加)
  一位蘇共黨員來信:沒有中共就沒有偉大中國
  如果今天解散了中國共產黨 明天偉大中國也將不復存在

  ——一位蘇共黨員的來信和他的黨證
  俄羅斯 莫斯科 葉·尼·格拉奇科夫
  編者按:這是一封俄羅斯朋友的來信。自1990年起,格拉奇科夫在莫斯科大學社會學系一直擔任主管外事的副主任。他戰後出生,成長於蘇聯社會普通工人家庭,上世紀70年代上大學接受專業教育,80年代初期分別被派往中國北京和原東德德累斯頓工作。蘇聯解體前後,又先後回到莫斯科大學、列寧格勒大學從事外事工作。20多年過去了,他親歷了蘇聯的興衰和蘇共的興亡,將深深的懊悔以及對黨和國家的真情埋在心底。
  2013年12月初,格拉奇科夫陪同中國學者訪俄,臨別之際,格拉奇科夫特意向中國同志展示了珍藏多年的蘇共黨證,並與中國同志深情道別,祝願偉大的中國繁榮昌盛,祝願兄弟般的中俄人民友情代代相傳。
  不久,格拉奇科夫來信,並附上他那張黨證的複印件,表示願意將原件捐獻給中國共產黨的同志。
1956年,我們全家搬到了烏克蘭的扎波羅熱市,那裡有我父親的親戚。父親在扎波羅熱鋼廠成為一名普通的裝卸工,母親則是一名裁縫,一生都給人做衣服。我記得,我們一直生活艱難,購買生活必需品的錢都常常不夠。我在第72中上學,這是一所俄語學校,但必修課學的是烏克蘭語和烏克蘭文學,因此直到現在都喜歡烏克蘭詩人,特別是塔拉斯·舍甫琴科(一些詩句我至今都還記得)。在學校里,我是共青團員和班裡的團支書、組織委員,夢想將來從事法律工作。
 
  1969年中學畢業後,因為不想增加父母的負擔,我馬上就進入扎波羅熱半導體廠工作了。在工廠我先成為車工學徒,半年後成為三級工。還是在學校的時候,我就決定要入黨(蘇共)。進入工廠後,我被告知首先要通過試用期。工作6個月之後,我所在的第十八車間的黨組織接受我為蘇聯共產黨預備黨員。1970~1972年,我參軍了,併成為一名蘇共正式黨員。退伍之後,我進入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,之後便開始了一段漫長而有趣的生活。
  我對自己的記憶始終是與黨(蘇共)聯繫在一起的,並習慣了公共利益、國家的利益高於個人利益。準確地說是個人的規劃永遠是國家計劃的一部分。我永遠都為蘇聯而驕傲,為我是一名共產黨員而驕傲,為能為自己的祖國做出些有益的東西而驕傲。我所擁有的許多東西——對祖國的愛、思想上的堅定、教育、家庭,我都把它們與黨聯繫在一起。如果沒有黨,沒有黨對我的嚴格要求,我可能這一輩子都一無所獲,更不可能領悟馬克思主義的真理。馬克思主義真理即便是現在,無論是對我、我的朋友,還是對俄羅斯國內外的很多學者來說,都是不容置疑的。可以有把握地說,世上除共產黨之外,再沒有一個政黨能夠擁有並提出對社會發展的整體構想。
  1973年,我進入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學習後,組織上開始給黨員們更換黨證,把老式黨證換了新樣子。我拿到了編號為03029543的黨證。當時我23歲。從那時起直到1991年2月蘇共自行解散,我一直都使用這個黨證。我憑黨證按規定、按時繳納黨費。之後的許多歲月,由於工資收入高了,我所繳納的黨費也日積月累,達到了一個不小的數額。但無論是在當時還是現在,我從來沒有一刻懷疑過繳納黨費的必要性。黨的事務永遠都是神聖的。
  記得我上大學的時候,由於成績得了一個3分,而沒有拿到助學金。6個月,整整一個學期,我靠父母寄來的錢生活,即便是在那時,我仍然每月繳納2戈比的黨費。
  對於黨員來說,黨證意味著什麼?它意味著對於一個偉大的黨的有形的歸屬感。這個黨是以先進的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理論武裝起來的,她維護本國全體勞動者的利益,維護自己的祖國在世界上的利益,她制定並通過每一個成員來落實黨的代表大會所做出的、旨在建設繁榮社會的決議。每當看到鮮紅的黨證,你能意識到,你自己也是一個偉大的、強大的、有凝聚力的組織的一分子,而這個組織能夠肩負起任何重任。
  黨證——是一個嚴格考核的證件。每次繳納黨費的時候,你都要向組織出示黨證,這樣每個月都會認可和展示自己與黨組織之間的聯繫,證明自己與黨的隸屬關係。
  那些毀掉蘇聯的蘇共叛徒,首先就是要擺脫黨。他們明白,有共產黨的領導,是無法做出這一卑劣行徑的。因此,在推行“改革”的那些年,大眾傳媒向蘇聯人民頭腦中灌輸這樣一種思想,即單獨一個政黨是無法領導社會的,因為一個黨不可能代表所有人的利益。他們的第一步就是推行多黨制。接下來,就是從所有政權機構、工廠礦山以及其他經營生產單位消除“一切”黨組織。
  1991年年初,蘇共領導層做出了這樣的決議。我於1991年2月繳納了最後一次黨費,而3月份,我的黨證和登記卡就被退還到了我自己的手中。就這樣,一切都結束了。蘇共黨組織不復存在了。接著,就開始了對共產黨員的迫害、抹黑,“自上而下”地瓦解了蘇共和蘇聯。
  沒有了共產黨,像蘇聯和中國這樣的超級大國,這樣的地緣政治實體在當前的歷史階段根本無法存在。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是體現中華民族精神、中華民族和國家認同感的唯一核心。如果今天解散了中國共產黨,明天偉大中國也將不復存在。●
  (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情報研究院   高 媛譯 張樹華校)
 
 
 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q26hqludb 的頭像
hq26hqludb

空中飛

hq26hqlud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